恩施信息港

当前位置:

翟大嫂叫车记

2019/12/05 来源:恩施信息港

导读

翟大嫂虽说上了年纪,脸上早已失去了光彩,但她的脸型仍然是美丽的。但是今天却是一脸的不高兴,嘴噘脸吊得难看极了。“嫂子,你成天孥这,小心老

翟大嫂虽说上了年纪,脸上早已失去了光彩,但她的脸型仍然是美丽的。但是今天却是一脸的不高兴,嘴噘脸吊得难看极了。

“嫂子,你成天孥这,小心老李把你挂走了着。”开拐急的杨维把车停在路边,来到棚下开着玩笑说。

“你可说这话,人家得是喔人吗?就是你,没个正经,小心你菊亮着。”六十左右的翟大嫂坐在棚下的圆凳子上,斜过眼来向着来到身边的杨维回了一句。她低下头继续说:“今年,我就在人家这棚下乘个凉,有些人就把我作践够了,去年,在菊亮棚下孥了一年也没见谁说啥。”

杨维坐在身边闲着的圆凳子上说:“你长得漂亮,谁都想挂你。”

老李不爱听这些没意思的下流话:“你早上得是没刷牙。”

“光你正经。”杨维回敬了一句。

开拐急的瘦高个子李师傅看着人们在说笑,他也来到跟前对着翟大嫂说:“走,我把你拉到前卫浪走。”

翟大嫂本就胯着的模样立即变了脸,厉色说道:“你再甭说笑了,你比俺要大十几岁,人家等年齐辈的说笑,你也来了。”

李师傅讨了个没趣,灰溜溜地走了。

老李笑着说:“嫂子,老都没见过你胯模样,今个咋不高兴。”

她没有回答,仍然模样胯着,难看极了。

翟大嫂“忽”地站起来:“快走,甭挡路。”她拨开人从两个冰柜的缝隙来到路上时,车已经闪身而过。她眼睛盯着西边走进棚来,“淑芳的喔趿拉伞,把人的视线挡住的,车来了都看不见,等看见了就迟了。”

老李从棚上解下一条布带递给西边的邻家:“你拿这带子把伞角绑起来。”

翟大嫂一直看着西边,视野开阔了。

她的胯拉着的失去光泽的脸上的一切,都配合着眼睛看着西边,不眨眼地看着,望着,盼着。路上的车倒是不少,大部分被站在路中的叫车人挡到下边车场去了,硬开上来的却没有几个。

来了,她早已起身严阵以待,等候在两个冰柜的间隙。近了,她做好了准备,不管是动作还是话语。到了,一个箭步冲到车边。

司机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放慢了速度。

“师傅,停不,小北门,直接就进去咧。”见了车说着上千遍的这句话。

司机看着门楼犹豫着。

“停不?师傅,停咧停俺喔,这只是个门楼,孥俺喔走小门近得多。”她爬在车门上不厌其烦地说服着司机。司机仍是不信,一轰油门开走了。

当她重新坐在棚下的凳子上时,老李问道:“嫂子,今叫了几个。”

她胯拉着模样说:“今个偾咧,连一个也没叫下,人家新芳喔都停满了。”

老李说:“你也高兴点,就能叫下车了,胯拉着模样谁也不愿意停。”

她没有言传。

西边的车一连上来了好几个,老李鼓励地说:“甭泄气,这几个里边就有你一个。”

老李的话刚落,她就起身站在路边等着,车到了跟前。只见她麻利地迎了上去,还是那句老话:“师傅停不?小北门,直接就进去了。”

司机一听:“乃远不?”

“不远,第三家有个巷道。乃走不,我引。”爬在车门上,司机放下半边玻璃。

“行,俺要三四个车,停得下?”司机一手抓着方向盘,头歪向她说。

一句话把心中一天来集聚的雾霾一扫而光,泪珠在眼眶打着转转:“能么,俺门口大太太要停十来个车。”

“行,乃走。”

“里边坐得成?”

她拉开了车门坐了上去。

她的眼泪“刷”地流出了眼眶。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见了她挂着泪花的模样。

不一时,她来了。身后背着草帽,一手摇摆着,一手捂着装着钱的上衣口袋,走近了,看见她的模样还是胯拉着。

老李心想,一次叫了三四辆咋还不高兴,很费解。

刚坐在棚下的凳子上,“忽”地就站起来了:“这凳子咋这烧的。”

干脆不坐了,就站在冰柜边等着,向西边望着,两只眼睛只怪眼皮子遮住,留下的视线不够宽广,用手还揉了揉。又继续看着、望着。

靠在冰柜边的身子,随着心情的起伏而不停地动弹着,路上的车时不时地过来着。她冲上去总是有成绩的。当她又一次从门口返回来时,老李总以为她会露出含笑的脸。

“嫂子,叫了几个?”老李问着。

她还是胯着模样说:“十来个。”

话刚落点,又来了一个车,她疾步上前:“师傅,停不?小北门,直接就进去咧。”

“停呢。”

“乃停俺喔,有防晒网。”

“行。”

“走,我引你。”

“走。”

她一手向前弯曲着,一手向着身后的司机招着摇着,头不时地向前后看着,背上的草帽也在抖动着。

老李的目光一直送入拐进巷道为止,总以为这次应该是笑脸了。

好大一会,翟大嫂来了。

老李看着她的胯拉着的模样,心想,不行,得想个办法让她说出实情,叫的车不少了,咋还不高兴。想到这,故意不高兴地说:“嫂子,你起来。”

她起身看着凳子说:“咋咧?”

“你去坐一岸去,甭在俺这孥。”

“咋吗?孥你这咋咧。”她执迷地看着老李。

老李没好气地说:“咋咧,你没看你喔模样子,就咋谁把你的黑馍吃咧。”

“乃与你有啥关系?”

“与我没有关系你胯啥模样,问你又不说,不是给我胯模样给谁胯模样?”

她一听急了,“俺又不是给你胯模样。”

“你还是到一岸去,俺也不问你咧。”

在我的逼迫下她才说出了内情。

昨天,她引着车到了门口,寻了坨空地方停下了,司机从车上抱下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没有了双腿,放在轮椅上。

她看着心中一阵难受,小伙子放好老人来到她身旁说:“阿姨,给多钱?”

她似乎没有听见,问道:“你爸咋成这样子了。”

小伙子动情地说:“为了给俺爸治病,花的我把城下的房都卖了,外债还拉了一河滩,,腿还是没保住。”

她起了怜悯之心,半会没有言传。

小伙子继续说:“俺爸一天在家孤独,无聊,寂寞,我今把俺爸拉来也叫散散心。”

她的眼中含满了同情的泪花。

小伙子提高了嗓门说:“阿姨,给你开多少钱?”

她才醒过神来:“嗷、嗷,不要钱,不要钱。”摇着头。

小伙子没有读懂她的意思,以为给的少,又取出一张递给她:“阿姨。”

“不要,就是不要,你越把给这些。”一只手推着。

说着走进屋去,拿出两瓶子农夫山泉递给小伙子:“你把水拿上,你爷俩喝,里边水贵。”

“小伙子推着他爸进去了,你没见你哥把我没吃了,你个闷怂,白停车,还送人家两瓶子水。”

“……”

这时老李才注视着她失去光泽的脸,看了好久,这张胯拉着的模样,同样是美丽而有光彩的。

共 2 4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小说一直看到,才弄清翟大嫂胯脸的原因。原来,翟大嫂在头一天招揽停车生意时,遇到一个带着腿残父亲游览散心的小伙子,于是便动了恻隐之心,不仅没要小伙子的停车费,而且还搭了两瓶矿泉水,从而受到丈夫的抱怨。为这事两口子肯定发生了争执,因而惹得翟大嫂心里不高兴。而翟大嫂的内心又藏不住事儿,于是便胯着个脸继续招揽停车生意。小说很有某个地方的语言特色,熟悉这种语言特色的读者肯定会感到亲切,故而未作改动,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8-11-06 09:5 :44 小说作者很会藏包袱,直到才让我们知道翟大嫂胯脸的原因。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 2018-11-11 07:47: 7 动作看着虽不规范,却也别有一番韵味在其中!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南京龙蟠医院廖春瑜
天津市北辰医院
青岛治疗睾丸炎费用
六盘水癫痫医哪家治疗好
深圳治疗女性妇科疾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