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信息港

当前位置:

穿越之佳人如梦 第六十二章 银烛秋光

2019/10/13 来源:恩施信息港

导读

穿越之佳人如梦 第六十二章 银烛秋光夏伶终没有和孟沂笙走,但不知怎么,夏伶也终于松了口,她说:“等到你下一次回来时,不管是一年,还是

穿越之佳人如梦 第六十二章 银烛秋光

夏伶终没有和孟沂笙走,但不知怎么,夏伶也终于松了口,她说:“等到你下一次回来时,不管是一年,还是两年,或是几年,我们都不嫁娶,若那时还有情,我便跟你。”

多年的感情如今终于得到一句承诺,孟沂笙激动之余,却也隐隐担心再生变卦,笙歌瞧他们大概也已说通了话,虽不知孟沂笙如何劝服了的,但少不得安慰他道:“二哥,如芷在我这行事稳妥,做事周全,不轻易下定论,可见下了决心后必定用心专一,如此你倒不用担心,只要下次回来等着娶她就好,现在痛心的可是我,少一员大将呢。”

如今她也和孟沂笙一样,叫夏伶为夏如芷了。

孟沂笙笑的爽朗,家里人舍不得他此去这么久,但听说他与夏伶终于有了结果,虽夏伶乃青楼女子,但儿子多年感情他们看在眼里,况且他们见过夏如芷,是个可靠的,便不忍拒绝,准备到时让一好友认夏伶作干女儿,写入族谱,也就不用担心身份一事了。

现在孟沂笙已离开了两日,笙歌病情也稳定了不少,云苏回来了,且毫发无伤,她也放心了不少。现在她只差一味龙骨参,倒还可以拖两三个月,如是这样,九月来了。

不久便是赫连尹生辰,想起那个粉雕玉琢的小皇子如今又大了一岁,她便会心一笑,不管如何,她总要给赫连尹一份心意,送一份生日礼物的。想来想去,不知送什么,若是买来的礼物赫连尹当然不会稀罕,也就得她自己亲手制作了,然而自己制作何其繁琐,笙歌一个头两个大。

这几日她很是清闲,也没人打扰,至于她一直隐隐担忧的太子一事,似乎也被孟相知晓了,她路过书房时听见孟相与其他两位大人谈话,声音甚小,隐约带有怒气。笙歌直觉是孟相知道太子谋逆的事,想来那太子也是草包,逼宫何其隐蔽竟也被不少人知道,偏他还被蒙在鼓里。

所以她也不必担心太子成功,就算孟相未必是谈论这件事,她也是相信赫连申的。她只要安分待在闺房就好,此刻她手里拿着碧儿找来的剪刀,零碎的布料,不禁扶额叹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她也不是巧妇。

她想起昨日沈双燕来找她,因这几日在宫中得了风寒脸色有些苍白,但语气是掩不住的得意:“皇上看到我们的诚意,终于点头答应,只是要我们在过了六弟的生辰后再走,这下好了,且看我如何在江湖立足扬名,让多少人一听到我们的名字便不由自主的追捧崇拜……”她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干呕打断——但不是笙歌干呕,是她自己跑去洗漱台干呕去了。

笙歌目瞪口呆:“你……你不是吧?”沈双燕还在拍胸脯,似乎有继续呕吐的倾向,笙歌继续瞪她:“你有孩子了?这样还想和赫连毓出去?赫连毓也同意?你们怎么想的?等孩子生了再走不成么?”

沈双燕稳定好胃,继而走过来勉强一笑:“嘿嘿,等孩子生下来可就走不成了,之前我们便已找好了地方,去那里安定下来就成。又不是一直在路上奔波,安啦安啦。”

笙歌还想说什么,但也说不出话来,只听沈双燕道:“我是真讨厌这皇宫,巴不得眼不见心不烦。”

笙歌叹了口气,问她:“红袖舞楼呢?”

沈双燕嘿嘿一笑,把笙歌看的发毛,未等她说出话来便挥手道:“可别说交给我,我都是靠如芷呢,过一两年如芷也要走了,到时我要把你红袖舞楼给败光了您老可得把我杀了。”

沈双燕温柔的看着她:“笙歌,在古代就你和我心有灵犀,理念也都差不多,再说我也就信任你,其他人可没什么信的,何况名义上你本来也就是红袖舞楼老板,不说交给你会如何,我知道反正交给那群迂腐的古人可是真的要玩完,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个……笙歌正色道:“不行!”

沈双燕叹口气:“那就只有把这舞楼给卖了……”

沈双燕本来就为这件事而来,当然不会轻易就走,说定的便是笙歌代她看管,再找些信得过的女子一起管事。这样笙歌也可以等夏伶走了再挖来一个继续管事……她真是天才……

旸州城

赫连陵与赫连尹一同走在路上,不时好奇地张望着:“丞相府是在哪边?笙歌睡了吗?她在家吗?我们怎么进去?”

赫连陵一直耐心的听着,偶尔说一两句话,这时他拉着赫连尹往舞楼走:“去舞楼。”

赫连尹瞪大了眼睛,一时没留神话匣子又打开了:“笙歌在舞楼?她没回家吗?她为什么不回家?她害怕吗?她在等我们吗?她要送我礼物吗?”

赫连陵苦笑着不说话,走进舞楼便是一股淡淡的清新香气,有丫鬟早已侯在门口,见到他上前领路道:“连公子,姑娘在房间里等着呢。”

赫连尹点头,便随她上楼

,舞楼内此时正浅弹琵琶,客人大多附庸风雅地恍若没有骨头似的坐在椅子上,一旁侍候着丫鬟。因为天色已晚,大厅内还空着一些位置,然二楼雅间却都已燃着旖旎红烛。

亏得这隔音效果好,赫连陵微微皱眉。待到走到三楼,丫鬟便自己退下,笙歌大概瞧见外面人影,大大咧咧跑出来先他们一步开门道:“终于等到你们来了,再晚了我就睡着了。”

这次还没等到赫连尹抢话,赫连陵先淡淡道:“不准在这里过夜。”

笙歌听出他话里的不悦,也是次见他这个语气,不免凑在他跟前看了看,好奇道:“可我已经睡过几次了。”

赫连陵抿唇,没有答话。赫连尹抢白道:“笙歌,后天就是我的生辰了,你看我专门出来见你,是不是很感动?”

笙歌坐了回去,给他们倒了茶,对赫连尹道:“我看是专门出来拿礼物的吧?”

赫连尹欢呼一声:“你真的给我准备礼物了啊?先拿来给我瞧瞧好看不好看?”

笙歌双手托腮,对他的话无动于衷:“我忽然发现我忘记带上了,这可怎么办呢?唉,你说我的记性也是……”

赫连尹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泫然欲泣,看得人好生纠结,笙歌在这样的目光下……默默地拿出了一串风铃。

赫连尹眼睛一亮,扑上去抢了过来:“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以前没见过?是不是民间过生辰都要送这个呀?”

笙歌叹口气,将风铃举起,五颜六色的小星星随着摆动轻轻摇晃,发出低沉的,却像世上动听的童真的歌曲:“这叫风铃,是我自己做的,喜欢吗?”

赫连尹狠狠点头:“喜欢喜欢!这个东西好有意思,我次收到别人亲手给我做的礼物呢。”他注意力全被风铃拉了过去,也不管笙歌与赫连陵了,拿着风铃便轻轻摇晃,固定那一串串星星的是笙歌自己闲来无事编织的一条鱼,发出莹白的光泽,童真又逗人喜爱。

笙歌见他喜欢,样子十分小心翼翼,连她都不能乱摸,不由无奈一笑,转而看向赫连陵,眨眨眼:“你还在生我气?我次见你这样呢。”

济宁治疗卵巢炎方法
朔州白癜病医院
宝鸡癫痫病
济宁治疗卵巢炎费用
朔州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