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信息港

当前位置:

轻舞圆月下的团聚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恩施信息港

导读

今晚的月亮真圆呀!汪文炳多年孤身生活在寂寞梨树湾里,这个孤老头今晚在院坝里摆上了桌子,在桌子上放上了圆圆的月饼。他自言自语:“在这老屋里是

今晚的月亮真圆呀!汪文炳多年孤身生活在寂寞梨树湾里,这个孤老头今晚在院坝里摆上了桌子,在桌子上放上了圆圆的月饼。他自言自语:“在这老屋里是一次过中秋节了,要别老屋了,要别这棵老梨树了......”  他别了老屋去哪里生活?别人说他这个孤老头与梨树精为伴,他就要随梨树精到神仙的世界里去生活了?今晚的月亮真圆呀!汪文炳多年的中秋节里都没有这样髙兴。    一、孤老头真与梨树精为伴?  大象寨下有个梨树湾,如今只居住着一位六十多岁的孤独老人,名字叫汪文炳,他似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有的村民说汪老头并不孤独,他居住的院子院坝前有棵老梨树,那棵老梨树已经成了精,他和梨树精生活着,那梨树精给他煮饭吃,那梨树精给他洗脏衣服,那梨树精陪伴着这个孤寡老人睡觉,使这一个孤寡的劳改释放老人寂寞的生活不寂寞。  这些人说的梨树精只是这些人传说而已,树木成精是神话里的故事,现实生活里是不会有的事。可是有些人说得那么逼真,信以为真的人也跟着传说。许多人听了还是摇头不相信的,因为谁也没有看见那梨树精长得什么模样,没有拍照留影。  有的人说那梨树精早晨美如如花似玉的小姐,中午像一个中年农村妇女,晚上就是一个老太婆。  梨树湾里那棵就被一些人这样说成成了精。那棵老梨树成了梨树精,那梨树精能一日三变化。那梨树精陪伴着一个孤老头生活,会有这样的奇闻怪事?  那一天两个捕蛇人进了大象寨林子里去捕蛇,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雷声轰鸣,汪文炳老人一人在田中弯腰插秧。大雨倾盆而下,两个捉蛇人在一棵大树下躲雨。他们看见那梨树湾里走岀一个人,戴着斗笠,披着油布直往汪文炳插秧的田边而去。   “那人是谁?给汪文炳送雨具!”两个捉蛇人发岀疑问声。  两个捉蛇人感到奇怪,他们早就听说汪老头以梨树精为伴,难道说今天送雨具的人就是有人谈说的梨树精?  胖子用手把脸上的水用双手抹一下说:“给这个孤老头送雨具的一定是梨树精。”  较矮的男子说:“我们去看看,那梨树精长得像什么模样?”  胖子说:“我们两人这雷阵雨中去见梨树妖精,我们还想活命吗?”  二人在雨中说着话,心中害怕起来,冒雨走岀林子,直奔家中。  二人回到院子里人群中,向大家讲起梨树湾里有梨树精的事,人们惊住了,老梨树成梨树精,有的人相信,有的人说是造谣,是无中生有的事。  大家各词一理争论起来,争论许久,拍巴掌打赌,说造谣的几人说:“如果我们立即到梨树湾去,抓住了梨树精,我们输给我们一万元。如果到了梨树湾里抓不住梨树精,你们就输给我们一万元。”  雷阵雨后,太阳又岀来了。六七个打赌的人走岀院子,向大象寨梨树湾而去。  几人来到了梨树湾。只见一个老头坐在那阶沿上喝茶。那个老人就是汪文炳。他穿着青色圆领衫,皱纹层层的国字脸,前额上大半边头顶光秃秃,只有脑后生长着短短的银白色头发。  一个大院子就剩他和一两家人住的房屋还那样没有倒溻,其余近十家人的房子有的倒塌了,有的被拆走了,野草、刺蓬长着,断墙残壁处朽木生菌。  这座院子解放前叫刘家大湾,解放后更名叫梨树湾。因为解放前是刘贵成财主及其上几代人都生活在这院子里,所以叫刘家大湾。这座古老的三合院子建于清朝末年,正宅五间,堂屋居中,正宅有凉亭,粗大的柱子支撑着屋顶。院子左右宅木架结构,两边外间还有吊脚楼。当年雕梁画柱朱颜早已褪色。石头码的阶沿和檐沟及晒坝外的保坎石都是一至三米的青砂石,石匠在有些石块上面还留下花草图案,那一条条石头如玻璃板那么光滑,虽然长了少量青苔棱角仍分明,图案仍清晰可见。站在大坝子外边如果不是那些茂密的树木、竹子遮挡,可以看见那条从坝上修上寨的水泥公路,可以看见那条从山上流来的“几”字河。  院子里的十多户人家享受着一次又一次到来的惠农政策,他们借机从这古院里搬迁了,到新的居民点建起了美丽的楼房,或到城里买了电梯房。如今当年生活近百人的大院子里只有他一人居住了。在多年里村干部和乡民政干部动员他到养老院去生活,他都一口谢绝了。他对干部们说:“谢谢政府的照顾,谢谢干部们的关心。我的身体好,能自食其力,我如今不愿给政府带来负担。”  过年过节,干部们会给他送来大米油料等等慰问物资,他在感动中收下了这些物质。他把收下的这些物质亲自送给村中的特困户家中。汪文炳老人除了种那点庄稼,大部份时间闲在院子里。这个老头常常陪伴他的是那条黑花狗和几只鸡,还有就是飞鸟和断墙破壁处的蛇、老鼠、蜘蛛、蟑螂等等,还有就是人们传说梨树精已经和他为伴了。  汪老头见村中几人来了,站起身笑脸迎接。  几人来到汪老头面前。胖子直言:“汪表叔,今天中午下雷阵雨,你在那田中插秧,给你送斗笠来的人是谁?”  汪老头说道:“今天中午下雨没有人给我送斗笠,我一个人生活在这里,谁会给我送斗笠。”  胖子和那个矮子用手摸摸头说:“当时我们看得一清二楚,怎么会没有那件事?”  汪老头直摇头说:“谁会给我送斗笠?谁会给我送斗笠?”  胖子和矮子几人借故要进屋中喝水解渴,汪老头也不阻拦,几人进了屋认真观看,那屋里再也没有一个人影。  几人只好离开了梨树湾,离开了孤独一人的汪老头。  胖子和矮子捉蛇被有关部门人员逮了现场,二人被罚了款。蛇是保护动物,二人发誓再不捉蛇了。这天天黑二人商议去捉黄鳝卖钱,他们以前也捕捉个黄鳝。晚上黄鳝在泥洞里岀来吃小虫子,黑夜里捉黄鳝比大白天捕捉黄鳝更容易。二人一手拿电筒,一手提竹篓,他们到了大象寨那沟里捕捉黄鳝。二人在田里忙碌了许久,突然乌云遮住了天上的月亮,狂风吹起,“轰!嚓嚓!”雷声响起来。二人说:“怎么办?天下雨了,我们到那里去避雨?”  二人说着话,想到了不远处的梨树湾,他们决定到不远去梨树湾汪老头家中去避雨。  二人直奔梨树湾汪老头家。他们进入了梨树湾,大雨哗哗直下,一条大黑狗狂叫不止。汪老头住的几间屋里没有灯火,一点声音也没有。胖子在门前大喊:“汪表叔,开门!......”   喊了几声没有动静。二人说:“他睡在屋后,我们在前面喊他,这雷雨中他怎么听得见?”  二人商议绕到屋后去喊汪老头。二人到了屋后那木板墙边,听到了屋里有说话声:“刚才有人在喊你?”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深夜里,什么人来喊我们?”这是汪老头的声音。汪老头继续说,“我们睡觉,门是栓着的,他们不能变蚊子飞进来。”  二人在屋后听见了说话声,还有女人的声音,二人害怕起来小声说:“汪老头床上真有梨树精陪伴?”  二人吓得毛发直竖,不敢再出声音。过了会儿胖子小声说:“那老梨树真的成精了?这屋里女人声音是梨树精还是人间女人?”  矮子小声说:“一定是梨树精在床上和汪老头睡觉。汪老头是劳改释放人员,家贫如水洗,那个女人会陪他上床睡觉?”  二人又争论起来,胖子不想信老梨树会成精,他大声喊道:“汪表叔,开门!我们今晚捉黄鳝天下大雨,进你家避会雨。”  胖子喊了许多声,屋里才有回声:“你是林幺毛?”  “是!”胖子说,“我和魏二娃一起捉黄鳝,天突然下大雨。”  “你们到前边门边,我起床去开门。”  汪老头拉亮电灯,打开门二人进了屋。  二人说:“肚子饿了,向表叔买点面条煮着吃。”  汪老头说:“我怎么会要你们的钱?”  汪老头生火煮面条,一会儿锅里水开了。汪老头进里屋来面,二人趁势尾随。汪老头拉亮了里屋电灯。二人用双眼看着屋里那床铺上空着没有女人。二人又把屋子看了个遍,都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二人又感到奇怪了。胖子又问:“表叔你结婚了?有女人在你床上睡觉?”  汪老头拿着面说:“你看看我那床上有女人吗?”  矮子说:“汪表叔床上有女人,那个女人就是那棵老梨树修炼成的梨树精。梨树精见我们来了,就隐身而去。”  汪老头听了这话说道:“梨树精?哈哈!有梨树精与我为伴!”    二、风水先生道“秘密”  汪文炳今天穿着青色中山装衣服,在堂前那棵老梨树旁放上木椅,双手捧着玻璃茶杯坐在木椅上晒太阳。他偶而端起茶杯喝着茶水,一双老花眼看着枝叶茂密的老梨树。老梨树与他为伴,汪文炳老人几乎天天都要在院坝边那棵梨树旁散步,就是白天忙农活,夜晚在月光下也要在这棵梨树旁来回走走。他还有的伙伴是他身旁的黑花狗,还有几只母鸡。屋子里十分热闹。灶屋里锅碗瓢盆碰撞声是怎么回事?那锅里油温特高,炒菜之声响起,是谁再炒菜,真是梨树精给汪老头煮饭炒菜?  梨树湾解放前叫刘家大湾,解放后更名叫梨树湾。因为解放前是刘贵成财主及其上几代人居住的地方,所以叫刘家大湾。这座古老的三合院建于清朝末年,正宅五间,堂屋居中,正宅有凉亭,粗大的柱子支撑着屋顶。院子左右宅木架结构,两边外间还有吊脚楼。当年雕梁画柱的朱颜早已褪色。石头码的阶沿和檐沟及晒坝外的保坎石都是一至三米的青砂石,石匠在有些石块上面还留下花草图案,那一条条石头如玻璃板那么光滑,虽然长了少量青苔棱角仍分明,图案仍清晰可见。站在大坝子外边如果不是那些茂密的树木、竹子遮挡,可以看见那条从坝上修上寨的水泥公路,可以看见那条从山上流来的呈“几”字形的河,看见远处黄桷镇的林立楼房和那棵古老的黄桷树。古老的梨子树下,有一口石围的古井,一条大石板路弯弯曲曲在古井边经过,再到那古梨树下通往院子里。  梨树湾从前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的十多户人家几年前享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惠农政策,他们借机从古院搬迁到新的居民点建起了美丽的楼房,或者是到城镇里买了电梯房。如今当年居住近百人的大院子里只有他一人居住了。如今就剩汪文炳老人和一两家人住的房屋还没有倒塌,其余近十家人的房子有的倒塌了,有的被拆走了,野草、刺蓬在屋址上生长,断墙残壁处朽木生菌。蛇虫爬行,老鼠奔跑,蜘蛛忙碌着织网。  他孤独的生活里,村干部和乡民政干部动员他到养老院去生活,这个老头子都一口谢绝了。他对干部们说:“谢谢政府的照顾,谢谢干部们的关心。我的身体好,能自食其力,我如今不愿给政府增加负担。”  过年过节前干部们会给他送来大米、油料等等慰问物资,他感动中收下了这些物质。他又把收下的这些物质亲自送到村中的特困户家中。他这样的所作,又受到村民们的好评。  魏二娃常常对人们说:“梨树湾堂前那棵老梨树成精了,那个老头子与梨树精同吃同睡,所以老头子不愁吃穿,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这样的话一传出,有的人认为是无中生有随口说说的假话,但是也有人认为没有说假话。林幺毛常常对人们说:“那个老头子劳动在田地里或远离那几间屋子,那几间屋子里也有对话声,有锅碗瓢盆碰撞声......”  这样的话有人不相信,有人就信以为真。信以为真的人就想到那屋子里从前有吃白泥惨死的人,所以说那几间屋子里不安宁。又有人讲岀了这样的话:“老头子劳动回家那梨树精就给他煮好了饭,给他炒好了菜。他穿脏了的衣服就是梨树精用水给他洗干净......”  这些话一个传一个,致使许多人大白天不敢一人走进梨树湾里。居民组长一人惧怕走进梨树湾收取汪老头的电费,每次收电费总要约上两人为伴。  汪文炳身旁的黑花狗叫了起来,他也警觉起来,黑花狗叫是有人来了。果然,一个白发苍苍、长白胡须老人来到了汪老头面前。  汪老头没想到会有人进这个寂寞院子,一看是多年里相识的人,立即站起身迎接这个老人,他去屋中端了一张椅子叫这位老人坐下。这位老人是多年前以算八字为职业的老人,许多人把他称为鬼谷子的弟子,说成是诸葛亮转世。这个老人还会风水知识,给许多人家建房觅吉宅地,给许多年迈老人寻吉穴墓地。  两位老人聊起天来。人老了总是喜欢说一些总结慢长人生的话。老了,都生活在黄昏时,人间日子不久了。对过去月岁里生活的叹息。  叹气多的还是汪文炳老人,他为自己的人生叹气,他如今是个孤老头子。这个孤老头子从前有工作,是一个别人十分羡慕端上“铁饭碗”的人,如今他是一个劳改释放近十年的孤独老人。他从前有老婆,如今老婆也不知道在何方;他从前有儿女,他的儿子和女儿三个如今一个都不在身边了;他当年端的“铁饭碗”被自己不珍惜砸烂了。  长白胡须老人看着叹气的孤老头说:“你住这个院子本是吉穴,居住者本该大发大富,却被这棵梨树害了。”  汪文炳听到这话问:“被梨树害了?它用什么方法来害的?”  长胡须老人说:“当年院中主人不懂风水,种下这棵梨树。就是这棵老梨树害了这院中主人。” 共 54589 字 12 页 首页1234...12下一页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常见的饮食偏方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世上有没有桃花源

下一页:她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