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他们说走左侧“毕业”

2020/03/27 来源:恩施信息港

导读

他们老了,却还在奔走着人活着,也许就是为了口吃的,过着平凡而充实的日子,每天忙忙碌碌一生。到头来,清清白白,与世无争,甚么也不带,安详的

他们老了,却还在奔走着

人活着,也许就是为了口吃的,过着平凡而充实的日子,每天忙忙碌碌一生。到头来,清清白白,与世无争,甚么也不带,安详的走了。

在生活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问题,农民工很多,年龄老少不等。守在复杂的人群中,等待着被雇佣,换取一天的劳动成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多少存款,却总是奔走着。

心想,如果没有这些人,我们哪来的高楼大厦,如果没有这些人,我们能清闲的住上楼房,如果没有这些人,何来的我们。

他们总是奔波着,在一个地点待不了多少时间,又换到下一地点,一直换着,哪里都有他们的身影。但他们付出的劳动,吃的苦,流的汗,我们没法体会。

前一段时间,我去哈尔滨旅游。那天从太阳岛回到哈尔滨公交站点,准备坐公交车返回呼兰时,看到一对老夫妻,年龄看不出多大,但似乎差不多50多岁,看样子貌似有70岁左右。

大叔身上背着一个大背包,往地上放的时候很费劲,看样子,包里装了很多东西。左手里提着一个大包,装着锅碗瓢盆,因为那个锅比较大,从外面就能看的见。右手提着一个编制袋,装有水,馒头,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大妈也是同样,身上背着一个包,比大叔的背包略小一点,但装的鼓鼓的,一直在身上背着。左手提着一个2十五公斤的化肥袋子,袋子里也是装的满满的,没看清装的什么,但看样子也是非常重的。右手提着一个小的编织袋,里面装有刷白用的那种工具,还有一些铲子。

从他们的打扮来看,应该是给房屋或楼房刮白的工人。由于他们衣服上都有白色的那种刮腻子的白点,而且衣服也不怎样干净,衣服上很多地方全是那种白灰附在上面。

公交车没来时,他们坐在地上,不知道说着什么。一会儿,他们浑身上下翻着,不知道在找甚么东西,看样子很着急,然后各自把包放在地上,继续翻着衣服,翻着衣兜和裤兜。

大妈从裤兜翻出1沓东西来,有钱和毛巾。只看到,钱不多,有一元,5元,十元等,加起来不超过一百元。而大叔翻了半天就翻出一元钱来,俩人交谈着,大妈将一元钱整理出来,貌似只有三元,再加上一个5元,那才八元钱,俩人看起来有点着急。

这时候,我明白了,他们坐公交车的零钱不够。俩人坐公交车总共十元钱,按道理,他们有一张十元钱,直接投了不就够了。

但是,这个公交车是这样规定的,上车每人三元,下车每人两元,所以公交车是需要分开投钱的,不能一次性投钱。所以,他们坐车的零钱不够,可能就有点着急了。

我知道了这个情况,准备给他们给两元钱,让他们去坐,可还没等我过去。大妈就去旁边一个买水的小摊,准备买水,但那个水是三元钱,大妈问,有没有一元钱的水,那人说没有。大妈无可奈何的表情,又继续问着,能给我换个钱吗?那人理都没理说,我没有零钱,但桌子上明明有零钱,可他就是没给换。

大妈也没在说什么,就回到了大叔身旁,俩人聊着。从俩人的表情来看,感觉到了很无奈,很委屈的模样。

这时候,我有点看不下去了,走了过去,将两元钱给了他们。刚开始,大妈说要换,我说,我这里也没有过量的零钱,你们就拿着,不然一会儿就错过公交车了,并安慰他们说没关系的。

听到我这样说了,大妈也就收下了钱。

不一会儿,公交车来了,大叔跟大妈上了公交车,我紧随其后上来的。他们坐在了最前面的靠右侧的座位上,我坐在公交车最后面。

前面的坐位,左右两排坐上人,他们是相互对面的。在大妈和大叔对面的左侧坐着两个年轻的女孩,一名手里拿着一瓶冰红茶喝着,一名手里拿着烤肠吃着。

大叔看着她们俩人吃着,自己嘴角偶尔舔一下,看样子也是饿了,从包里拿出一个馒头吃着,边吃边看着对面的女孩。女孩偶尔也看着大叔,大叔貌似有点害臊的样子,低下头啃着馒头。

就这样,他们一会儿看看对方,一会儿看看外面。

对面吃着烤肠的女孩吃完烤肠,一直看着大叔,大叔还在啃着馒头,啃着啃着,大叔感觉有点噎住了,从包里拿出一个大瓶子,瓶子从外面看不出里面装有水,两手拖着瓶子喝着水。

可能这1举动让很多人,感觉怪怪的,公交车上站着的人都看向大叔,有的笑着,有的表情狰狞,有的不知道相互说着甚么。

手里拿着冰红茶的那个女孩,之前喝完冰红茶后,就一直玩着,被大叔这1举动,她装起了,眼睛注视着大叔。

大叔喝完水,将水瓶装在包里,吃完最后一口馒头,两手抹嘴,偶尔看看外面,偶尔跟大妈不知道说着甚么。

对面两个女孩时不时的看着大叔和大妈,时不时看着地板,她们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嘲笑,感觉内心很不是滋味,跟我当时的内心估计是一样的。

当时,我正想把那一幕用拍下来,但自己没有这个勇气,感觉如果我拍了,这对大叔和大妈有点不尊重。

公交车全程行驶了一个小时左右,大叔对面两个女孩全程基本上一直看着他们。手里拿着冰红茶那个女孩,后面貌似眼睛有点红了,从她的表情,我能看出来,这是同情,或者是想起了甚么不开心的事情。

这个画面很感触到我,但我终究没有勇气拿起相机拍下这一刻,现在想起,很后悔。

从大叔和大妈的这一幕,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忙的时候也是这般的凑合着吃。打总是告知他们,多吃点好的,但父母总是为儿女着想,不为自己斟酌,他们或许啃着馒头,却告知你吃着大肉,为了就是怕儿女担心,总是为我们斟酌,总是叮嘱我们按时吃饭,多吃点好的,可他们吃的甚么,谁有知道呢?

父母总是为我们无私奉献,而我们却每天借着忙的理由,给他们打得永久是最少的,一年更是见不了几面。

想到这里,就想起过年回家,父母劳碌着为我们做好吃的,而我们却像个大爷一样的坐着,今天跟那帮哥们聚餐,明天跟这帮同学聚餐,完全没有考虑到父母老了,我们多陪陪他们,多给他们做做饭,聊聊天。

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很自私,为父母付出的很少,而他们呢,一把年纪了,还在为我奔走着,一辈子都在奔走着。

肾炎是如何引起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表现
预防便秘的运动方法
鼻窦炎症状表现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