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李录现代化十六讲之十五十六终篇

2019/03/05 来源:恩施信息港

导读

导读:1、因为3.0文明的铁律,因为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因为历史提供的经验教训,使得东西方之间的不同、冲突、误解更可能是局部性的、短暂的、可

导读:1、因为3.0文明的铁律,因为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因为历史提供的经验教训,使得东西方之间的不同、冲突、误解更可能是局部性的、短暂的、可控的,不会是长期的。

2、科技会让人共同的认同感更加加深,让人和人的区别,传统民族国家赖以生存的基础消失。而3.0文明的全球共同市场,会让人的共同利益也加深,面对人类共同的挑战也需要共同面对。这样全球政府成为一种必然结果。

3、人类大脑里所释放出来的强大的创造力和进取心,由艺术所表达出来的非凡的精神力量,让我们在十几万年时间里彻底征服了地球,而且在不远的将来,可能还会再次走出地球。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媒体转载需征得作者同意,个人转载请勿删改。欢迎关注作者新浪微博。

十五. 3.0时代的东西方关系

首先我想谈谈3.0 时代东西方关系所受制的一些根本的刚性限制,任何一个政府、国家、领导人都不可能脱离开这些限制。

个限制就是3.0文明铁律,一旦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国际市场之后,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离开。离开了之后就会落后,离开的时间越长,落后的速度越快,到还是会被迫加入进去。这是个限制。

第二个限制就是在核武器时代,大国之间都具备把对方彻底消灭很多次,连带把整个地球生物都消灭的核打击能力,所以在这个时代,大国之间的关系就是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共同毁灭原则,亦称M.A.D机制。在这种机制下,理性的大国之间不可能展开全面无底线的战争。

第三个限制,3.0文明时代对整个人类提出的一些特殊挑战只能靠国际合作,尤其是大国之间的合作才能应对。比如因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所引发的全球气候变异,直接威胁到全体人类的生存状态,没有所有国家的共同应对,尤其是中国、美国的积极参与,基本不可能有效。对付那些有自杀倾向的极端恐怖分子,尤其是使用大规模杀伤武器(核武、生化武器)的组织及个人,也是如此。另外,今天全球化的经济需要全球化的协同管理,尤其是遇到像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国际合作,尤其是经济大国之间的合作,必不可少。从更长期看,解放3.0文明对石化燃料的完全依赖,为农业保留只有石化燃料才能提供的化肥,是人类长期生存的根本要求,也需要全体国家的共同努力。

今天的东西方关系就是在这样三大限制之下展开的。由于这些刚性限制,大国之间不太可能发生全面、持久的战争;没有国家愿意离开国际市场,大国出于自身利益会努力保护现有国际市场体系;大国之间会在彼此及全体国家共同利益上深入合作。

然而,和平、合作并不等于没有竞争。相对于传统国家之间的争斗,土地、人口等不再是争夺的主要目标。当然,对石化资源的争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仍然是一个例外。今天国家之间的竞争主要在经济领域内展开。重要的竞争资源常常是看不见的,是科技水平,是有吸引力的制度,是市场的容量,是教育的水平。成功的国家是那些能够把国人的潜能发挥出来,又能吸引的全世界人才的国家。但是有竞争就有输赢,有冲突。

客观地讲,今天东西方关系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西方对于中国的崛起仍抱有深深的不安,东西方仍抱有相互的不信任。在一定的条件下,这种不安、怀疑也有可能恶化为敌意、冲突、对抗。

中国由于在近百年的历史中受制于西方,这种历史上造成的对西方的不信任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对西方人来说,让东西方关系充满了不确定性的原因有很多。表面上看,文化、心理都是其中的原因。中国西方属不同人种,有不同文化历史风俗习惯。中国人口数倍于西方。这样当中国经济、国际地位影响相对上升,美国、西方地位相对下降时,西方产生的心理不安、拒绝是完全可以预料的。当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时,这种心理反应会更加强烈。在更深层次,西方的不安更多源于东西方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价值观念上的不同。今天,中国在经济上还实行着相当程度的国家资本主义,看得见的手还处在主导地位,在政治上又是一党专政,公民的自由度还不够充分。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很容易从坏的情况出发,把今天的中国和二战之前的德国和日本自然地联想到一起。两种原因交织在一起加深了东西方的不信任。

从心理上,西方的这种恐惧是可以理解的。尽管如此,这种坏的情况基本上不可能发生。因为人不可能两次走入同一条河,历史是在变化的。今天我们已经知道德国和日本的结果,我们也已经知道3.0文明的铁律,中国不可能离开全球国际市场。即使当年德国、日本战胜了,也会和前苏联一样终在经济上失败。况且,中国自己也走过闭关锁国,自立更生的道路。很明白这条路走不通,以中国人的聪明,断不会走这条回头路。更为重要的是,目前中国的经济、政治制度是在转型期的制度。中国更有可能在今后的几十年中,实现全面的自由市场经济,并发展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结合科举制与宪政民主制的政治制度。当中国从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完成这个现代化的过程以后,中国的很多实践也会给西方社会提供很多非常有益的建议和实践。

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安、怀疑、误解甚至敌意、冲突从历史的长程看都是暂时的,如果中西方的领导能够在中国向现代化的转型过渡中,用理性、智慧处理东西方矛盾,用合作、共赢维系东西方关系,今后几十年改革成功后的东西方关系自然会更加接近,互信合作更加紧密。

从中国的角度看,今后几十年,中国正处于全面实现现代化的机遇期,争取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国际环境,应该是中国当前及今后几十年的国家利益。如果是这样,中国的国际政策应致力于维护国际自由市场经济秩序,维护世界和平,尽量避免与他国,尤其是经济大国的直接冲突,积极参与应对人类共同挑战的国际合作。在国际冲突中,无论有何收获,相较于获得实现现代化的国际环境,都显得微不足道。

实现中国的国家利益,中美关系为重要。中美之间,不仅有共同的利益,面临共同的挑战,同时在经济等多个领域有很强的互补性。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因为科技是3.0经济的推动力,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领导地位不会发生变化。尽管中国可能在经济总量上成为世界,但是人均GDP和高科技的发展,美国仍然。而中国的制造能力、市场纵深,都与美国互补。中美合作是维系区域和平,推动全球经济持续发展的基石。同时在适当的时候,中国应当与国际进行更直接的民间对话。以国家共同语言说明中国当前及今后的改革方向、目标、及现代化后中国的愿景,以此逐步增进理解,消除误解。随着中国体量增大,对全球问题,中国也可以开始分担一些他的,维系已经形成的全球经济秩序。

因为共同的利益,因为3.0文明的铁律,因为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因为历史提供的经验教训,使得东西方之间的不同、冲突、误解更可能是局部性的、短暂的、可控的,不会是长期的。而东西方之间的信任、合作、共同利益、发展,会成为下面几十年,本世纪的主流。

十六. 人类未来的共同命运

无穷发展的科技和无穷增长膨胀的人的需求有机结合,是3.0文明根本的动力。但是这些科技的发展又常常把人类带向一些始料未及的方向。

比如我们考虑人对于外貌的追求,对时尚的追求,这些追求已经让整容手术发达到人们对外表有了越来越大的选择权,将来科技的进一步发展,会让我们对于人和人之间的区别,变成一种个人喜好和选择。比如说皮肤的颜色,有人喜欢白色皮肤,有人喜欢棕色皮肤,有人喜欢黑色皮肤,完全可以变成个人的选择。外貌的长相,甚至男女性别都可以自由选择。由于科技的发展和市场的结合,只要有人的需求,这些都会发生。

李录现代化十六讲之十五十六终篇

人的其他文化方面的不同也会发生变化。文化是由于人在出走非洲之后,在过去六万年里分布在全世界各个不同的地区,为适应当地的气候条件,发展出来的独特的信仰体系、生活方式的总和,文化是用来区别不同地区之间的人。但是这些区别会在今后成为个人追求的选择、喜好。

语言未来也会几乎可以即时翻译,让世界各地的人可以用自己的语言,通过同声翻译技术彼此交流。不过从语言的开发角度来讲,语言本身也有规模效应,英语已经成为全球的开放系统,就像微软当年的windows,今天的安卓,在英语共同平台上的application是多的,有创造性的人都在使用。所以共同创造性的工作恐怕还是会使用同一种语言,但是学习会变得越来越容易,翻译成其他语言也会越来越容易。食物也是一样,生活习惯也会改变。比如很多亚洲人现在还是乳糖不耐受,但是这些很快就会被科技改变,任何人都可以去品赏不同风味的食物。

举这些具体例子就是为了说明,在过去几万年里分割人的根本的区别,将来都会变成个人的选择,不再是历史的传承。这样基于民族、文化、宗教信仰的传统国家基础就会发生动摇,原来存在的基础就逐渐消失了。对于宗教来说,凡是特别具体的预测慢慢都被会科学证否,但是它的基本意义仍然存在。宗教终要解决的主要是基本的世界观问题:人从哪儿来,人的本性,人生存的意义,人死后的去向等。对这些,科学都会提供越来越好的解释,甚至将来会替代宗教的解释。但是宗教另一个功用是慰藉人的灵魂,安抚人的痛苦,给生活带来意义,使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这一点无论是宗教,还是传统艺术、信仰、哲学,都会慢慢越来越趋同:人类共同的体验,对艺术,对信仰,对哲学,对爱,同情的体验共性会越来越强。所有能存活下来的宗教的共性,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同情,尤其是共情(compassion)。以此为基础就会形成普世性的宗教。而艺术也越来越会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源泉。

与此同时3.0社会因为其铁律,形成了全球的共同市场,因此也需要面对管理全球共同经济市场的挑战。这样在原来2.0时代发展出来的国家体系就变得不够用了,原来的国家基础也消失了,所以新的全球性国家不仅可能,而且将会成为一种必然。全球政府管理全球共同经济市场,共同协调金融政策,财政政策。全球政府也更有能力应对全体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无论是核武、生化恐怖活动,全球气候变异,还是石化资源的终衰竭。气候的变化越来越极端,人为影响的二氧化碳造成的温室效应越来越明显,这确实是对所有人类、全部国家、任何地区都造成的一个巨大的变化。在今后更长的时间里,米兰科维奇循环还存在,甚至因为人为的活动变得更剧烈。人类现在已经得到了过去七十万年的气候记录,也了解了气候在很长的时间范围内,变化可以异常巨大,只有全球政府才能应对。

另外一个长期性的挑战是资源上的,工业革命从煤炭和蒸汽机的结合开始,后又出现了内燃机和石油的结合,接着又产生了石化燃料和电力的结合,在电力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今天整个文明的基础。可以说我们整个的3.0文明是建立在石化燃料的利用上,3.0科技之所以强大,也是因为石化资源比光合作用转化的能源要高得多。石化资源早也是通过光合作用,但是它是作为有机物残骸储藏在地下,通过化学反应,经过几百万、甚至上亿年的积累浓缩而成,所以石化燃料才有如此强大的单位能量密度。它是地球积攒了几亿年后留给人类的宝贵遗产。但是,这份遗产尽管巨大,仍是有限的。以我们现在如此浪费的使用方式一定有一天会用完。这个时间可能是几百年,也可能是上千年,但一定是会用尽的。那么未来的能源是什么?而且人类农业离不开以石化资源为基础的化肥,那时人类如何解决食物?这是人类共同面临的一个巨大的挑战。

科技会让人共同的认同感更加加深,让人和人的区别,传统民族国家赖以生存的基础消失。而3.0文明的全球共同市场,会让人的共同利益也加深,面对人类共同的挑战也需要共同面对。这样全球政府成为一种必然结果。事实上,人类在历史上已经在这方面有了很多有益的尝试。比如中国在早期,对一百多个民族的征服、殖民、同化,终形成了中华民族。比如说美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多种文化的大熔炉,在过去两百年里成功的实践。又比如说欧盟,在经过几百年的相互战争之后终从共同市场向共同政府过渡。这些都是很成功地实践。人类在二战之后过去几发展出来的国际组织,无论是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WTO、还是G20,都是国家之间成功合作的典范。所以在未来几十年、上百年里,全球政府也是一个完全可以预期的趋向。

从更长远看,人类将面对的另外一个大挑战是地球对人的承受极限。自从五十年前发现了以硅材料为基础的机器计算能力之后,我们在硅上的计算速度,每过十八个月以双倍的速度在增长。按照这个速度再过几十年,硅材料的智能计算能力,就可以和人的大脑的计算能力相当,甚至赶超。这样人的大脑就可以和机械的大脑次兼容,或者人们可以把大脑里面所有的存量、记忆、DNA输入到机器上,以此延长大脑的寿命。当然,大脑不仅是一个以碳材料为基础的有机超级计算机器,还是一个有机信号传输中心,对此我们今天所知甚少。但是我们今天在人的其他器官上已经做到了这点,而且将来还会越来越完善。比如仿生学可以通过血液承载的信号,让义肢和自然肢体产生同样的运动。科学研究出来的机器力量让肌肉力量可以延伸出无穷大的倍数。如果机器脑和大脑的运算速度相当甚至于更快,如果我们对大脑的有机化学部分了解得更多,机器脑有可能成为大脑的延伸,修补、取代就变得非常可能,而且不会丢掉原来大脑的个性。也就是说机器脑可以替代以碳为基础的大脑。硅和碳,无机物和有机物,基本的不同就是他们的寿命不同,有机大脑寿命有限,无机硅大脑寿命要长得多。所以人的寿命也会有一些变化,会有一些新的含义。如果人和机器合二为一,或者是人对其他器官的修补能力使得人的寿命——至少是某种意义上的生命几乎可以无限期地增长,那么人口总会有一天要超过地球承受的能力。人类人口从过去十几万年前的两万人,到现在七十亿人,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可以想象,在未来几百年、几千年里,如果人的寿命可以无限增加,地球的承受能力一定会在某一点上达到自己的饱和状态,那时人就需要走出地球,在其他星球上寻求新的生存空间,就像六万年前出走非洲一样。

在过去六万年、七万年中,人类曾面对过无数的挑战,也经历过无数的变迁,不变的是人类应对挑战的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巨大创造力和进取心,这种强大的力量一直是支撑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动力。不错,人类身上当然有动物性,历史确如Morris所讲是由懒惰、贪婪、恐惧的人类,在寻找更安全、容易、利益更高的方法做事时创造的。所有的动物都如此,但是我们所使用的工具非同凡响,和其他任何动物都不同。人类大脑里所释放出来的强大的创造力和进取心,由艺术所表达出来的非凡的精神力量,让我们从早的非洲祖先开始走出了一条长长的道路,在十几万年时间里彻底征服了地球,而且在不远的将来,可能还会再次走出地球,走向茫茫的宇宙,重新寻找新的家园。未来仍然值得期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