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信息港

当前位置:

鸿蒙主宰 第九百四十六章 一物降一物

2020/01/16 来源:恩施信息港

导读

鸿蒙主宰 第九百四十六章 一物降一物“咦,你的生命力如此顽强,我竟然杀不死你,”鸿蒙青龙完全被秦朗彪悍的生命力给震撼到了,双眼中流露出

鸿蒙主宰 第九百四十六章 一物降一物

“咦,你的生命力如此顽强,我竟然杀不死你,”鸿蒙青龙完全被秦朗彪悍的生命力给震撼到了,双眼中流露出惊讶的神色,似乎沒想到秦朗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之人的生命力也如此强大,超乎想象。

沒有理会鸿蒙青龙,秦朗迅速跟紫川沟通起來,至少他要弄清楚这鸿蒙青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能不能斩杀,置身于鸿蒙树上,秦朗如履薄冰,完全不敢大意。

“什么,鸿蒙青龙,我从來都偶沒听说过鸿蒙青龙。”然而紫川给出的答案让秦朗很无奈,他竟然从來都沒听说过更别说见过鸿蒙青龙。

“其实他也谈不上是什么鸿蒙青龙,只是一条大青虫,但据他自己说,当年鸿蒙老祖种植鸿蒙树的时候它就在鸿蒙树上,除了鸿蒙老祖之外估计沒有多少人知道他活了多少年,现在完全成长为一个怪物级别的超级强者,刚才我试着跟他交手,他的攻击力极为强悍,如果不是因为吞噬亿万年生命之力的话,也许刚才他就杀死我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秦朗心有余悸道,不得不承认,鸿蒙青龙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不管怎么样,秦朗,能在鸿蒙树上生存的东西都不简单,所以你必须万分警惕,实在打不过就逃,如果逃都逃不过的话,这只能避让了。”颇为担心的看着秦朗,如今秦朗在鸿蒙树上,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给秦朗建议,希望他小心警惕。

重重的点了点头,秦朗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说:“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管怎么样,他杀不死我,这就是我最大的依仗。”

拥有不死之躯,秦朗十分狂傲,哪怕面对鸿蒙青龙的时候也十分有底气,不死不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这才是最恐怖的。

对面,那鸿蒙青龙毫不客气,再次朝秦朗碾压过來,给人的感觉,鸿蒙青龙寂寞太久,难得看到人类來到这里,他纯粹是在戏弄秦朗,有意识的跟他打斗。

面对强势的鸿蒙青龙,秦朗一直都在想对策,刚一开始他以鸿蒙剑为攻击武器,疯狂地施展出剑破天下,企图以凌厉的精纯剑气威胁鸿蒙青龙,然而鸿蒙青龙本來就一直生存在鸿蒙树上,他的防御达到无懈可击的地步,就算是鸿蒙剑也威胁不到他。

无奈之下,秦朗只能动用生方玄黄玉,企图以玄黄玉來重创他。

略微让秦朗感到欣慰的是,相比于鸿蒙剑,生方玄黄玉有极为强劲的禁锢作用,哪怕面对鸿蒙青龙这种级别的强者也能将其禁锢,这是秦朗很欣慰看到的。

只是很遗憾的是,秦朗就算有能力禁锢鸿蒙青龙,却也缺乏杀死鸿蒙青龙的手段,依旧奈何不了他。

“哈哈,小子,你倒是让我意外了,沒想到你手中竟然有三件鸿蒙至宝,真是难得,不过即使你拥有这么多鸿蒙至宝又有什么用呢,你同样奈何不了我,哈哈,这个世界上沒有谁能杀死我,我不死不灭,,,”肆无忌惮的嘲讽秦朗,鸿蒙青龙狂暴道,言语间压根就沒将秦朗放在眼里。

“一物降一物,这世上既然容许生存就一定拥有死亡,无论是什么,无论是谁,都沒有绝对的不死不灭,你所谓的不死不灭只是相对的,你可以说我沒有找到杀死你的办法,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一定可以被杀死,”眼神冰冷的怒视盯着鸿蒙青龙看着,秦朗掷地有声道,一身戾气。

“是吗,如果你要是有办法杀死我的话,那你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将我杀死,”不屑的看着秦朗,从内心深处讲,鸿蒙青龙沒将秦朗放在眼里,他始终都认为沒有人能破开自己的防御,毕竟在鸿蒙树上停留了无数亿年,这点自信鸿蒙青龙还是有的。

鸿蒙青龙的话刺到了秦朗的痛处,正如他所说那样,秦朗根本就沒有办法威胁他,然而秦朗从來都是一个不服输的人,面对狂妄沒有底线的鸿蒙青龙,秦朗也不废话,脸色一狠,试探性的施展出死亡之力。

显然,关键时刻,作为死神的秦朗还是想以死亡之力一搏,看能不能凭借死亡之力威胁鸿蒙青龙。

毫无征兆下,鸿蒙青龙被死亡之力给笼罩了。

刚一开始时鸿蒙青龙并沒有将所谓的死亡之力放在眼里,他认为无论秦朗施展的是什么攻击,他都有能力接挡下來,所以沒有了防御的意识,然而真正当死亡之力罩住鸿蒙青龙的时候,突然间,一直都极为不屑的鸿蒙青龙毫无征兆的惊叫起來,惶恐无比道:“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有这么浓郁的死亡之气,”

看得出來,一向镇定自若的鸿蒙青龙被死亡之力给震撼到了,以至于慌了手脚,短时间内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秦朗,看來鸿蒙青龙很畏惧死亡之力,往死里施展死亡之力,也许能制伏他,”

造化玉碟中,紫川虽然沒有见过鸿蒙青龙无法帮到秦朗,可他也有些担心秦朗的安危,所以和來凤天祖一直在关注外面的一切,此刻注意到鸿蒙青龙在死亡之力的包围下瑟瑟发抖,惶恐不安的时候,紫川意识到,也许死亡之力对鸿蒙青龙有致命的威胁,正如秦朗刚才说的那样,一物降一物,死亡之力虽然奈何不了寻常的天地之境强者,却对鸿蒙青龙有致命的威胁。

欣慰的点了点头,秦朗相当冷静道:“我也注意到了,放心,如果死亡之力能威胁到他的话,今天我就不怵他,”

沒有废话,秦朗立刻加大死亡之力对鸿蒙青龙的攻击和威胁,这使得鸿蒙青龙不停的颤抖,整个人恐惧到了极点,以至于原本高傲着脑袋的他畏畏缩缩的蜷缩在一起,身子不停的抽搐,此刻完全沒有任何王者风采。

意识到被秦朗找到了弱点,并且秦朗压根沒有放过自己意思的时候,鸿蒙青龙不甘心的哀求起來道:“小子,你、你这是死亡之力……不要再以死亡之力攻击我,我不为难你,你走,快走,,,”

“怎么,刚才你不是还想杀了我吗,现在却想让我走,鸿蒙青龙,我是真的很好奇你能不能被杀死,看來你的弱点是忌惮我的死亡之力,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今天就以死亡之力來杀你。”咧嘴凶残的笑了起來,秦朗压根就沒有放过鸿蒙青龙的意思,一身杀气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恐惧,血气盈然。

“你是杀不死我的,”

这么多年來一直都高高在上,哪怕此刻受到性命威胁鸿蒙青龙也异常嘴硬,他仍是倾向于秦朗无法凭借死亡之力杀死自己,虽然此刻他已经到了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灭亡的地步,但鸿蒙青龙还是不服输。

“是吗,我就喜欢亲手杀死你们这种嘴硬的。既然如此的话,那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下死亡之力真正恐怖的地方,”

狰狞的笑了起來,说话时,秦朗把死亡之力的核心精华祭了出來,然后覆盖在不能动弹的鸿蒙青龙身上,他想要做的很简单,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杀死鸿蒙青龙,让他意识到,这世上沒有什么是真正杀不死的,哪怕他呆在鸿蒙树上亿万年。

“啊啊……”

本來在死亡之力的吞噬下鸿蒙青龙就生不如死,如今承受死亡之力的精华攻击,可想而知,鸿蒙青龙有多么狼狈,几乎沒有任何挣扎的余力,甚至连惨叫的力气都沒有。

刚一开始鸿蒙青龙还以为凭借超强的生命力能挺过來,此刻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坚持不下來了,秦朗的死亡之力实在是太厉害,如果再坚持下去的话,等待自己的恐怕真的只有死亡。

哪怕鸿蒙青龙一万个不甘心,此刻他仍是不得不求饶道:“我、我错了,不要杀我,我承认我能被杀死,但求求你不要把我杀死,我能修炼到如今这个地步不容易……啊啊……”

秦朗很冷血,面对鸿蒙青龙的苦苦求饶,他完全沒有停手的意思,不仅如此,秦朗还在加大攻势,似乎一心想要将鸿蒙青龙杀死。

对此,來凤天祖有些不理解的低声问道:“紫川,这鸿蒙青龙都已经求饶了,你说秦朗为什么还要痛下杀手,难道他是真的想要把鸿蒙青龙杀死,”

“你觉得呢,”莞尔一笑,紫川反问道。

茫然的摇了摇头,來凤天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虽然我认识秦朗的时间不长,但依我看,他并不是真的想杀死鸿蒙青龙,而是想让鸿蒙青龙意识到,他并非真的杀不死,秦朗就有绝对的力量将他杀死,除此之外,只有真正让鸿蒙青龙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他才会屈服,借此,秦朗也可以将他收伏,毕竟强如鸿蒙青龙这个级别的强者,如果要真是杀死的话可就浪费了,不是吗,”神采飞扬,紫川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他更倾向于认为秦朗不会杀死鸿蒙青龙,而是想要将鸿蒙青龙收伏。

“嗯,你说的沒错,秦朗肯定是想将鸿蒙青龙收伏,如果真要是能得到鸿蒙青龙这个强大帮手的话,以后再行走在鸿蒙世界和外宇宙空间中也就无所畏惧了。不过放眼整个鸿蒙世界,真正能制伏鸿蒙青龙的无非你和秦朗两个人,倘若遇到其他的人,恐怕谁都无法制伏鸿蒙青龙,也许这是冥冥中早就注定好的一切。”感慨万千,來凤天祖平静如水道。

“你说的对,这是冥冥中注定好了的,当年我也曾來过鸿蒙树,但并沒有看到什么鸿蒙青龙,单凭这一点就可以说明,秦朗这小子的福源远比我的要深厚。正应了他说的那句话,大凶之地必定有大福,如今秦朗实现了,希望他得到鸿蒙青龙后可以尽快崛起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心悦诚服的大笑起來,对于秦朗,紫川充满了期待。

重庆五洲医院电话预约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有哪些医生
贵州治疗癫痫有哪些医院
沈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郑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