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亵渎 章六 神威 全

2020/01/16 来源:恩施信息港

导读

亵渎 章六 神威 全章六神威全德斯裹着血红的披风,静立在落地窗前,看着如血的夕阳。他一次感到拂面的风里有了丝丝凉意。是了,已经

亵渎 章六 神威 全

章六神威全

德斯裹着血红的披风,静立在落地窗前,看着如血的夕阳。他一次感到拂面的风里有了丝丝凉意。

是了,已经是秋天了。

德斯暗叹一口气,自他心里莫名其妙地痛了两次之后,他就知道,卡拉杨和克里斯玛已经凶多吉少了。

本来死亡对他们这些降临天使来说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降临天使死后,灵魂还会得到天界的救赎,回到教皇手中的神器:众生之门里,然后再度成为转生天使。转生天使若再死亡,才会化成无意识的能量回到天界。但是这一次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了,众生之门中却迟迟未曾见到他们的灵魂归来。德斯隐隐感到,他们两个是再也回不来了。

曾经风光无限的末日审判团三大巨头,如今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回想昔日风光,他不由得感慨无限。他曾经是如此有野心、也曾以为自己接近了成功。

他曾以为,合三巨头之力可以稳稳吃掉号称‘血天使’的奥古斯都,他也曾以为,凭一已之力足以对付风烛残年的教皇。

在里尔广场一战之前,他是如此的自信。

然而那一天,他所有的信心和野心都随着奥菲罗克的一枪化成了云烟。

那惊才绝艳的一枪,不止击退了三巨头,也击毁了他们所有梦想。奥古斯都的真实实力,也让三巨头明白,所谓合力稳吃血天使的想法是多么的狂妄可笑。

教皇惊天动地的大预言术让三巨头彻底知道了什么是绝望!就算奥古斯都实力大损,可是德斯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还是无法与这位血天使相提并论的。只要教皇存在一天,自己所有的野心就都如白日做梦一般。

德斯透过窗户,望着远方圣詹姆斯大教堂金壁辉煌的尖顶。在那尖顶之下,还隐藏着多少秘密呢?还有多少神秘人物躲在背后没有出面呢?他本以为执掌了末日审判团之后,自己已经进入掌握教会一切秘密的小圈子了。可是现在看来事实远不仅此啊!一个无情的事实是,他们这些初次降临的天使,其实是被排斥在光明教会最高决策层之外的。

一阵敲门声将德斯惊醒过来,进来的是他的第一助手。

“德斯大人,您已经有两周的时间没有处理事务了。现在有几宗案子已经再也拖不下去了,还得请大人您裁断。”

“说吧。”德斯的声音充满了疲惫。

“德斯大人,在异端的案子中,渎神者罗格这桩案子是最紧急的。巴伐利亚大公已经两次派人来表示,战神之锤是奥菲罗克的财产。所以,奥菲罗克死后,有关战神之锤的一切财产都应属他所有。他要求我们立刻放了费斯、雾幻以及依莎贝拉,归还战神之锤的一切财产。刚才来的人很不客气,他说,若这件事三天内不解决,就与我们在教皇陛下面前说个明白。”

德斯手中的高脚水晶杯立刻被摔了个粉碎!

好久他才平息下怒气,他知道,现在他在教皇的眼中,只怕地位和利用价值要远远不如巴伐利亚大公。不,不是恐怕,而是事实如此。秉承了神迹的巴伐利亚大公,对于光明教会的重要性恐怕还要高过神圣骑士团团长奥古斯都。他一个小小的末日审判团审判长,算得了什么?

这些想法令无比高傲的德斯极度的痛苦。他无法适应这种卑躬屈膝的感觉,以往,都是由他来教训别人的。许久,德斯才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往外挤着,“那两个人……费斯和雾幻,现在立刻放了!战神之锤所有的东西也都还回去!你们私吞的那些东西也吐出来!对了,依莎贝拉是什么人?”

“大人,是雾幻的孙女,老头子将她视若性命。”

“你们没对费斯和雾幻动大刑吧?还有那个小女孩儿,有没有把她怎么样了?”

助手有些迟疑,回道:“大人,费斯和雾幻打过,不过不重。至于那个女孩儿,已经关了一个月了,肯定……是有所动作的。不过今天属下亲自检查过,她没受太大的伤,肯定能恢复过来……”

德斯一记耳光将助手抽飞出去!他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是哪些混蛋玩了那个女的!!想女人不会上街去找吗!里尔城的那种女人还少了吗?为什么非得挑这个!我会被你们这些蠢猪给害死的!”

“大….大人!属下已经调查过了,基本上都是卡拉杨大人直系卫队的人干的!我们直属手下只有一个人参与了,至于这个人,属下斗胆,已经把他秘密处死了!”

德斯努力平复怒气,平日苍白的脸上此刻一片潮红。他血红的眼睛凌厉地看了助手一眼,冷冷地道:“处死了?是怕他说出来你也玩过了那女的吧?”

助手立刻跪伏在地上:“大人饶命!小人是一时糊涂才做了错事的。

“闭嘴!”德斯怒喝道。

“把所有做过这事的的都要抓起来,统统交给奥古斯都大人。看大人怎么处理吧。还有什么事没有?”

“狮心骑士团和黄金狮子骑士团的残部前两天已经回到里尔城了。出发时的五千五百骑士一共只回来四百二十名骑士。我们派了人去抓捕渎神者罗格的同党凯特,但与这些骑士们发生了不小的冲突,我们的人被打伤了几十个,还死了一个。圆桌骑士查理已经告到奥古斯都大人那里去了。”

“笨蛋!!不要再招惹任何属于巴伐利亚大公的人!你以为你们这些只会欺负平民百姓的家伙会是那些身经百战的骑士的对手吗?被打是活该!还有,这道命令是谁下的,我怎么不知道?”

“是克里斯玛大人下的搜捕令。”

“立刻撤消!”

“是!大人,还有……”

“还有什么!”

“前一阵有很多大贵族来为佛朗哥、伦斯、罗伯斯基这些罗格的同党求情,都被我挡了回去。但这一次不知为什么,罗歇里奥元帅竟然出面了,派了大公子冈萨雷斯来,表示要捐献十万金币,条件就是放了这些人。”

德斯简直不胜其烦,道:“好了好了!金币收下,人都放了!对了,一定要对元帅派来的人客气点。那狐狸也是不能得罪的人。”

“大人,现在还不能放……”

“为什么?”

“这个……卡拉杨大人对罗格恨之入骨,他临行前交待要好好修理这些人……所以,大人您看,是不是由属下安排几个神力高深的治疗师,让他们好好养几天伤再说。现在放人,实在不大好看……”

“卡拉杨……”德斯苦笑了一下,疲惫地点了点头,挥手让助手出去。

他需要安静,他需要休息了。他揉着太阳穴,靠在了沙发上。

他太小看了这些世俗贵族的力量和阴险了。在三巨头还在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末日审判团抓捕罗格同党有任何异议。而现在却仿佛如约好一样,同时前来发难!是不是卡拉杨和克里斯玛没有回到众生之门的消息传出去了?这可是教会的最高机密啊!

这些贵族应该不知道这个秘密,只是他们的嗅觉敏锐,已经看到了末日审判团的窘境了吧?

又是一阵敲门声。德斯简直怒极,自己不是吩咐过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吗?

“德斯大人,奥古斯都大人让我来通知您,请您即刻与他一起去巴伐利亚大公府。”进来的是奥古斯都的副官,所以德斯的手下不敢阻拦。

德斯有些诧异,这个时候奥古斯都去大公府干什么?还要带上自己?

但今时不同以往,他不敢再无视奥古斯都的权威,稍作整理,就跟随通传的神圣骑士走出了大厅。

这一走,他再也没能回来。

此时此刻,罗歇里奥元帅已经回到了他设在罗恩公国境内的帅帐内,正凝神看着眼前巨大的沙盘,大卫侍立在旁。

“大卫,所有的部队都撤回来了吗?”

“父亲大人,都回来了。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损失了三万二千人,罗恩方面的损失是五万五千人。其中驻守王都的非天骑士团在与狮心骑士团和黄金狮子骑士团那一战中就损失了九千骑兵,现在‘非天’剩下的骑士不足八千人。父亲大人,这次作战不光罗恩公国最精锐的部队损失惨重,而且巴伐利亚大公最精锐的两个骑士团也折损得很厉害。罗恩公国可以说已经是您的掌中之物了。”

“大卫,就算‘非天’现在只有五千骑士,但我们也没有足以胜过它的骑士团。嘿,狮心骑士团和黄金狮子骑士团果然厉害,竟然以五千敌一万五,还能重创敌人,突围而去。这两个骑士团的骑士还有多少?圆桌骑士们还剩下几个?”

“听说回到里尔城的圆桌骑士只有两人。两个骑士团生还的不足五百人。现在巴伐利亚大公的实力大损,这,也许对我们是好事啊!”大卫试探着问道。

罗歇里奥皱了皱眉头,道:“大卫,你比你大哥聪明,可你知道我为什么更倚重他,也更放心让他放手做事吗?就是因为他清楚自己的能力,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野心,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也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神迹是降临在大公府而不是罗歇里奥家族,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这决不会是没有意义的事。这一次除了我们既定的目标之外,其余的利益都不要随便插手!巴伐利亚家族是我们家族永远的盟友,所以,他们所有的利益我们都要给予保护。对了,凯瑟琳动身了没有?在她身上可不能出一点问题!”

“父亲,我刚收到的消息,妹妹已经秘密离开王都了。她只带了一个贴身侍女,由普罗西斯负责保护,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很好!”老元帅点了点头。

大卫又掏出一张名单,道:“父亲,这次战役莱茵同盟的中级军官损失很重,这是我拟订的候补名单,您看看有什么不妥。”

“你在这上面的能力我很放心,不用看了。候补人选对罗歇里奥家族的忠诚是最重要的,至于才能,有你和冈萨雷斯带兵,战斗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来,我们现在来计划计划,看看如何把对面要塞里的四千非天骑士给吃下去。这些骑士一死,非天骑士团就可以彻底除名了。”

“父亲,要不要调大哥的人面蜘蛛骑士团来?他们的战斗力应该在这些非天骑士之上。或者把我的梅塞德斯骑士团调来?人数虽然少了点,但是我有信心在正面冲破非天骑士团的阵线。”

“不到最后时刻,这些骑士绝不能动!呵呵,大卫啊,你父亲还没有老!就是用同盟这些三流部队,难道我们就吃不下‘非天’骑士团吗?战争,可不是仅仅是骑士冲锋那么简单啊!来来来,咱们父子好好研究一下,让世人看看,同盟里可不是只有巴伐利亚那老家伙一个人会打仗。首先,想想该怎么把这些骑士从他们的乌龟壳里引出来…..”

“父亲,非天骑士们很有荣誉感,也许我们可以利用一下这一点。”

“嗯,你说说看。”

“我们以四千骑士对四千骑士,要求进行骑士团的对决。只要我们把其它的部队撤得足够远,嗯,二十里好了。非天骑士团要不答应这个要求就是一个耻辱了。他们一向以大陆十大骑士团之一自居,高傲得很。同等数量骑士对决,我们这些三流骑士是不会放在他们眼里的。击溃我们四千骑士,可以沉重打击我们的士气。”

“那要如何取胜呢?”

“几天后普罗西斯来了之后,我们让他扮成一个普通的骑士,好出奇不意,在阵前斩杀他们的主将!这样,混乱的非天骑士团会与我们的四千骑士斗个两败俱伤。而战斗一开始,我们的援兵就向战场赶,趁乱攻击要塞。少了非天骑士驻守的要塞并不难攻下。”

“嗯,可以考虑。但是这样违背了我们的承诺,该怎么补救呢……”

“对面是个军事要塞,人并不多,屠光就是。至于我们这边,我不会出任主将的,到时候把那个主将当成替死鬼杀掉就好了。父亲您最好回到公国去,就当全不知道这件事…..”

夕阳如血……

如血的夕阳下,精灵部落和兽人正在舍生忘死的激斗着,战斗之艰苦出乎所有精灵意料之外。和以往一盘散沙、漫山遍野的冲锋不同,兽人们这次进攻显得有组织多了、数量上也比以往多了几倍。所以虽然有七色鹿部落的精兵助战,精灵族取胜不成问题,但是伤亡惨重是免不了的。

从清晨起,兽人们就如潮水一般出现在萨拉山口外的高地上。不同以往的是,一面装饰着兽骨和巨牙的帐蓬在高地上扎起,帐蓬前又树起一面画着血色图腾的旗帜。萨拉长老告诉罗格,这是代表有组织的兽人部落开始参与进攻了,而不是以前零星的野蛮兽人的胡乱聚集。血色旗帜则代表着萨满巫师的存在。不过,精灵们对兽人的魔法能力表示了极大的轻蔑。在他们看来,任何一个成年精灵都可以到兽人部落去当大巫师。

一个身材极为健硕的牛头人持着巨大战斧,站在高地高声吼叫着什么。它身上披着极厚重的熟铜战甲,颈间挂着由骷髅穿成的项链,膝盖上也有护甲,上面有几道锋利的尖刺。尖刺早已经被鲜血染成了褐色。

它身边是一个浑身插满奇怪羽毛、骨饰的萨满祭祀。高地上的兽人显然已经超过了一千,并且还在不断增加着。

罗格和一众精灵长老们站在一个特别高大宽阔的战争古树箭塔上。这座箭塔的防护也特别的坚固,虽然位于最后一道防线上,但绝对高度保证了上面的人可以俯瞰整个战场。这是一个魔法发射平台,精灵两族的六名魔法师都已经聚积在了平台上。所以这里的护卫也特别严密,除了十几个精灵族的精英战士外,安德罗妮也悠然地靠在护墙上,无聊地看着远方的兽人。

“那个……是米诺陶斯?”罗格有些疑惑地问身边的萨拉长老。

“它显然没有米诺陶斯那么强壮。米诺陶斯是出色的神兽,真正的米诺陶斯如果出现在兽人帝国,必然担当重任,决不可能是这种小部落的首领。它也许是魔界流落到这个世界的小魔鬼吧。”有几百年见识的萨拉长老也不敢肯定。

罗格点了点头,道:“这么个兽人小部落进攻,精灵两个部落合力应付的就很吃力了。若是兽人大部队到来,看来精灵族就要迁移避风头了。“

精灵长老们都有些不好意思,菲力接道:“这些低贱的兽人们繁殖得太快,十年出头,新的一代就完全成长起来了。而我们精灵族一个战士成年需要五十年左右的时间。虽然我们每次都能击退兽人的进攻,但是,惭愧地说,我们承受损失的能力要远远弱于兽人。”

罗格点了点头,他开始计算起兽人这种廉价战士的优缺点来。

不容他们再讨论,兽人的进攻已经开始了。萨满祭祀跳起了奇异而丑陋的舞蹈,吼出了一阵阵嚎叫似的咒语,过了片刻,一片淡淡的红云笼住了兽人们。

所有的兽人都喷着粗重的鼻息、眼睛慢慢变得血红。

“是群体嗜血术!”萨拉长老失声道。菲力长老面色凝重,道:“看来这一战会比较艰苦,魔法师们,准备施法!”

面目狰狞、穿着粗陋皮甲的兽人狂呼着向精灵要塞冲来,高大的食人魔和绿巨人也夹杂在其中。几百狗头人则不断将小石块抛向精灵树墙、箭塔,力求压制精灵族的弓箭手。

萨拉族的狮鹫刚刚升空,就被独眼巨人投出的巨石击落了两头,吓得其余的狮鹫战士忙向阵后飞去。在精灵防线后面再升上高空,直到独眼巨人的射程之外,再敢再回到战场上来。只是十几头狮鹫上射下的长箭稀稀落落的,又距离过远,没有什么准头。虽然几乎每一支箭都射中了兽人,但只要不是命中要害,那些皮糙肉厚、又被加持了嗜血术的兽人们就全无影响,带着箭继续狂呼冲锋。

七八个高达四米的独眼巨人在兽人群落中是如此显目、凶恶。击退了狮鹫让它们更加兴奋了,巨石如雨点般投向了精灵族的箭塔。一座由战争巨树形成的箭塔经不住如此密集的打击,在承受了几十块巨石的轰击后,终于轰然倒塌,在箭塔上的三个精灵箭手活活摔死。

十余个牛头战士在其它兽人的掩护下,冲近了树墙。它们巨斧起落,拼命伐起树墙来。眼看一斧下去,就是一片木屑纷飞,显然粗厚的树墙也挡不了多久。

在初期的慌乱之后,精灵族逐渐恢复过来。精灵精准的箭术让罗格大开眼界,一支支箭钉在兽人的骨节、甲缝、脖颈、耳后等等柔弱的部位,非常有效地削弱着兽人的战斗力。这与人族弓箭手毫无目的、以量取胜的漫射形成了鲜明对比。

随着菲力长老的火球在兽人群中炸开,精灵魔法师的魔法开始陆续地施放到兽人的头上。虽然精灵魔法师只有六人,但是每一轮魔法过去都会有数十兽人倒下。至此,一边倒的局势终于渐渐扭转了。可是罗格知道,精灵魔法师的魔力有限,很快就会耗光,人数又太少,对战局的影响并不是决定性的。战局胜负,还是要看湿地飞龙和精灵骑士的冲锋。

到了午后,精灵族的防线已经退守到第三层、也是最后一层树墙之后。这道树墙有四棵战争古树护卫,比前两道树墙要结实得多,精灵们也知道退无可退,是以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罗格冷冷地看着断肢横飞、血溢成池的战场,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血腥。安德罗妮站在他身后,将偶尔飞过来的流矢飞石一一挑开。

独眼巨人们逐渐逼近,其中一个块头特别巨大的突然一声大吼,将一块巨石向站立了罗格、精灵长老们的高台上掷来。

巨石夹带着一股烈风飞来!

精灵长老们多为魔法师,精灵武士们又都不以力量见长,眼见巨石飞来,吓得纷纷伏下。

只有罗格屹立不动。

巨石当胸袭来,罗格嘿了一声,眼中炸起银光,双手一托一掀,蛮力到处,在精灵的惊呼声中,巨石竟然转向向天飞去!虽然罗格蛮力之大,足可以和丘陵巨人比上一比,但接这块凌空飞石也不好过,他嘴里已经有了些腥味。好在吸了绿龙血晶之后,他力气又大了一点,这才没有出丑。绿龙血晶另外的好处是让罗格的抗毒抗酸力也有了很大提高。

“滋味不好受吧?你要是稍有点脑子,轻轻一挑,用不了多少力气的。笨到和独眼巨人硬拼力气?呵呵,你的脑子难道和兽人一样吗?”见到罗格吃了暗亏,安德罗妮在后面小声地、但却是兴高采烈地冷嘲热讽着。

罗格大怒,自己这是为了精灵面前立威而已,你不帮忙也就罢了,居然还挖苦我?他掏出一个自制卷轴,一个火球向几个独眼巨人扔去,烧得它们哇哇大叫。独眼巨人们赶紧后退了一小段距离,躲开了罗格魔法所及的范围。

罗格负手而立,傲然看着有些慌乱的独眼巨人们,却压低声音对安德罗妮骂道:“难怪大卫说你不成器了,果然是个没见识的女人!小心老子今晚进你屋里去!”

“你来啊,我等着你。”安德罗妮的声音忽然变得柔柔腻腻的。

罗格有此心,却是没这胆,只能长叹一声。

黄昏时,凶悍的兽人们伤亡已经近半,凶厉之气也降低了不少。

菲力长老见时机已到,一声令下,休伦等精灵战士从防线上撤了下去,翻身上马。

一排树墙突然倒下,将十余个兽人战士压在下面。三条巨蟒一般的湿地飞龙从缺口处冲了出来,二尺余的巨口一口下去,就会咬去一个兽人的半边身子,普通兽人的攻击却难以奈何它们身上的坚硬鳞片。只有牛头战士的巨斧会在它们身上留下一道伤口。但湿地飞龙是相当有灵性的战争巨兽,它们开始专门盯着牛头战士攻击,牛头战士再强悍,也经不起这种战争巨兽的三五下撕咬。片刻之后,十几个牛头战士就都被撕成了碎片。

制约一去,三头十余米长的湿地飞龙在兽人群落中大肆屠杀起来,一百多个精灵骑士在休伦的带领下从缺口中杀出,又是一阵狠杀!兽人们立刻陷入了慌乱之中。

兽人头领暴跳如雷,提着巨大的战斧冲下高地,直奔湿地飞龙而去。

一股诡异的气氛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空中一阵浓雾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了出来,冰寒、邪恶的气息不断从雾中透出。

猛然间,一个巨大的骨龙头颅从雾中伸了出来!潮水般的龙威蔓延至整个战场!

这个变化实在太惊人,雾边的精灵骑士和兽人战士吓得立刻逃了开去。

一头巨大的骨龙从雾中踏出,战场上的精灵们惊呼一片!

骨龙,精灵传说中最强大的不死生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精灵长老们也完全惊呆了。

又一个狰狞的骨魔从雾中踏出,它双手持着一柄燃烧着地狱火焰的巨斧。

一段时间不见,火焰骨魔和格利高里这两个不死生物又大了粗了一圈,显得更加的狰狞可怖。格利高里这一次终于有了些骨龙的样子,而不是以前类似鳄鱼一样的生物。它人立起来时足有四米多高,粗大的后腿骨、强劲有力的尾巴以及鼻孔中时时喷出的淡青色雾气,使它看起来充满了压迫感,加上天然的龙威,现在的格利高里终于有了龙应有的威严外表了!

这两个家伙的突然出现一时震住了所有的兽人和精灵们。出于对上位龙族的本能畏惧,湿地飞龙们乱成了一团,完全不敢接近格利高里。

格利高里得意之极,仰天无声咆啸着,当然这啸声只有罗格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真是太威风了!太伟大了!”

格利高里低下头来,死死地盯着精灵族骑士们,突然向前一冲,龙威使得所有的战马惊惧不已,纷纷人立起来,掉头就跑。

罗格又妒又羡,看来这是绿龙灵魂带来的好处了。这该死的风月,竟然只顾着增加自己的势力,丝毫不考虑自已这个主人的感受,将所有的好处都捞了去。

格利高里威风过后,一张口,一大片绿色雾气喷了出来,罩向了精灵族骑士。扑通数声,几个精灵骑士满脸绿气,栽下马来。

“哈哈哈哈!原来还是一头风毒龙啊!”罗格有些恶毒地想。但不管怎么说,格利高里越强大越有助于树立胖子的高大形象。虽然它还是风毒龙,但至少毒性已经强了很多。

朴实凶狠的火焰骨魔可没有格利高里那么多的想法。它一斧就向旁边的一头湿地飞龙砍去,几乎将它砍成了两段,黄色的血液喷起数米之高!火焰骨魔再一次高高轮起战斧,这一次巨斧在空中划出一道火焰的光影,再一次斫在痛得拼命翻滚的湿地飞龙身上。

兽人首领狂嚎起来:“伟大战神派人来帮助我们了!我认得这头骨龙,它是最伟大的战神的座骑!另外一个则是战神手下最厉害的将军!小的们,给我剁了那些精灵们!”

安德罗妮小声将兽人首领的话翻译给了罗格。她在森林里生活多年,多少能听懂些兽人的语言。

罗格哑然失笑,“这和战神有什么关系,明明是死神的使者嘛!”他心里觉得,风月如果能当当兽人的神,似乎也不错。

“神使大人!”

罗格回头一看,见萨拉长老和菲力长老都是一脸的绝望,站在自己身后。

“兽人竟然召唤出了骨龙!另外那个魔鬼也不比骨龙弱。我恐怕得说,我们这次守不住萨拉山口了。现在我们七色鹿的湿地飞龙还能缠住他们一会,神使大人,撤到我们部落领地吧!等我们把这事报上长老院,调集大军,再来收拾这些该死的兽人!”菲力长老沉重地说。

“希洛的神威是不可妄测的。他早已经预知了这一切。”罗格微笑着道。

白色圣光从他身上涌出,如水般泻入地下,又有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他以威严、低沉的声音吟唱着谁也听不懂的神秘咒语。这让素来以见多识广自傲的精灵长老们也肃然起敬。这个咒语当然没人能懂,就是罗格自己也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神秘的咒语,若是人人都能听懂,如何显出神使大人的与众不同?

罗格知道,难就难在这最初几天,这一关一过,以后就不用再显示什么神迹了。就算有人怀疑,也要过了自己这些信徒们这一关再说。所以他的表演不遗余力。

沉重的威压从罗格身上散发出来,推得精灵长老们不断向后退去。战场上突然蓝光闪动,安德罗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亲自下场厮杀了。这把罗格吓了一跳,他顾不得再作秀,立刻向格利高里和火焰骨魔示意,让它们配合自己的表演,赶快回异界去。要不然与安德罗妮斗上可不是闹着玩的。反正三头湿地飞龙已经死了两头,还有一头也身负重伤,七色鹿实力大损,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罗格大喝一声,抬手一指骨龙,格利高里一阵挣扎,就慢慢化成虚影消失了。

他再次一指火焰骨魔,刚斩下第三头湿地飞龙头颅的火焰骨魔也凭空消失了。

如此神威!

萨拉长老立刻跪了下来,高台上两位七色鹿部落的长老也激动得热泪盈眶,为有生之年能再次见到希洛的神迹而感慨不已。

罗格随手一招,一股无形的大力从一个精灵卫士手中夺下了一柄长矛。胖子随后将长矛掷上天空,火焰突然在长矛上燃起,一个身影从罗格身上的光柱中跨出,抓住了燃烧的长矛。

她身上的光芒是如此耀眼,就如一个纯由强光组成的天使,没有人能够看清她的面容,只能看到她背后优雅、修长的光翼。

长矛掷出!

空中就如炸开一道闪电,所有人眼前都是一花,战场上似乎停顿了一下。

下一刻,所有的神迹都已消散,又是一片云淡风清。

罗格身上光芒都已散去,他负手微笑,看着战场。但在精灵众长老眼中,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现在却是如此的深不可测,如此的神圣威严。

战场上突然起了一阵骚乱,精灵长老们忙从地上爬起,向战场上望去。

战场中间突然出现了一块空地,空地中央站立着兽人的首领,高大的牛头战士。它还保持着双手持斧,横护胸前的姿式。兽人战士们团团围着它,脸上惊恐之极。

斧面和兽人首领的胸口处各有一个直径尺余的大洞,洞缘光滑无比,焦黑一片。它背后的地面上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洞,深不见底。

兽人首领不能置信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洞,晃了一晃,轰然倒下。巨斧脱手飞出、插在地上。

有风从斧面的空洞中吹过,发出鬼哭般的声音。

“现在不痛打落水狗,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罗格淡淡地道。

菲力长老如梦方醒。

呜!精灵的战争号角吹响了,战士鱼贯冲出,向已在溃逃的兽人们杀去。

风骤起。

罗格喜欢这种逆风而立,俯瞰众生的感觉。

从风中传来了让他心动、让他疯狂的味道。那是血与火的味道。除此之外,还有:

权力和野心的味道。

芒市人民医院
铜川市印台区中医医院
常德牛皮癣治疗方法
惠州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台州白癜风治好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