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一百一十七章抓谁的

2020/01/24 来源:恩施信息港

导读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一百一十七章 抓谁的“你说的地道就是在你拉屎的地方?”田二苗问道。“对啊,你没看到周围的草啊树的叶子都焉了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一百一十七章 抓谁的

“你说的地道就是在你拉屎的地方?”

田二苗问道。

“对啊,你没看到周围的草啊树的叶子都焉了吧唧的吗?土都是松的,就一层,下面有个盖子。”大锅盖扯掉几片叶子递给田二苗。

田二苗看了看,然后表情怪异的道:“你每天都来一次?”

“是啊。”大锅盖大笑了起来,“我每天早上都会来看一下,你猜怎么着?哈哈,笑死人了,都被踩成一个大饼了。”

田二苗不想听倒胃口的话,转移话题:“徐应水在地道里?”

“不,现在的时间点应该是在办公室,他每次都会在办公室里和人视频到下半夜,我以为他在看那种片子,我偷偷的过去,谁知道视频那头是几个男人,还是长的歪瓜裂枣的男人,真不知道他天天这么有劲。”大锅盖很是鄙夷,转而问:“田二苗,你问这个干吗?”

然而,哪里还有田二苗的身影,大锅盖骂了一声:“麻痹的田二苗,神出鬼没的想吓死人啊?”

田二苗当然是跳进了厂里,厂院里没有亮一盏灯,只有办公楼有个人在值班,不是小李庄的村民,他已经托着嘴巴睡着了。

田二苗大模大样的从他身边走过去,这人都没醒。

上了二楼,没有一间房亮灯,田二苗直奔三楼。

到了三楼,最里面的房间有灯光。

田二苗悄悄的走过去。

里面,徐应水站在一个大屏幕下,屏幕里是个男人的背影。

“老板,已经按您的话办了,可是,我有个担心,外面围满了小李庄的村民,我估计湖水村的人马上也会到,真的没事?”

“叫你做你就做,哪来的那么多问题,就算是出了问题,不是还有林大吗。”

“是是,老板说的是,可是……”

“可是什么?”

“林大到现在都没来啊,白天我就让人到县城接了,到现在都没见到人,也打不通。”

“你还不知道林大的癖好?”

“哦?嘿嘿,老板英明。”

“行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等下我要将事情转告给天海市那边,等等,地道那里的流水线没有泄露吧?”

“流水线肯定不会有外人知道。”

“嗯,行了,今天先这样。”

“再见,老板。”

切断了视频,徐应水点上一根烟,想了想,有点不放心,拿出,拨打,传来无法接通的声音。

他叹息一声。

“什么事让徐总这么发愁?”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徐应水惊呼一声:“谁?”

“这么快就不认识了?”田二苗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你怎么进来的?你不是在派出所关押着的吗?”徐应水嚯的站了起来,“你越狱?”

“会安镇哪来的狱让我越啊。”田二苗说道。

“哼,你一定是私自逃出来的,我和罗修副县长通过话,他说了要严惩你。”说着,徐应水要打报警。

见田二苗淡定的很,徐应水想了想,还是给罗修打个,当着田二苗的面,他问道:“罗副县长,田二苗怎么出来了,而且,大晚上的闯入厂里,其心不良啊。”

“出来了?等等我问问。”

“麻烦罗副县长了。”

“等一下,你先稳住他,我马上让人去逮捕他。”

“那敢情好。”

挂了,徐应水笑吟吟的看着田二苗。

田二苗同样笑看着他,响了,田二苗接通,“如海啊,你们到哪里了?嗯,好,我等你。”

“你和谁通?”徐应水警惕的问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

闻言,徐应水脸色阴晴不定,没一会,罗修的打了过来。

“已经出警,而且,我马上就到。”

这个稍稍让他放了点心,只是还是感觉眼皮子不舒服,总一跳一跳的。

反正田二苗就坐在对面沙发上,也不拦他,他又连续拨了两个,都无法接通。

“你来,到底所为何事?”徐应水忍不住问道。

“看戏。”田二苗躺在沙发上感觉很舒服。

徐应水的心慢慢提了起来。

听到警笛声,徐应水才笑道:“我送你?”

“可以啊,反正你得出去开门。”田二苗起身。

徐应水走在后面,看田二苗淡然的样子,总觉得哪里不对。

来到大门处,外面的村民已经被警察驱散,徐应水开门迎进警察。

“田二苗在这里,你们带走他吧,我告诉你们,这小子不但闹事,还大晚上的私闯我们厂里,其心不良,你们一定要好好调查调查。”徐应水对一个看似警官的人说道。

“刘局长,这就是田二苗。”丁如海跟在刘一鸣身后,指着田二苗介绍道。

“我们见过。”刘一鸣回道。

田二苗说道:“刘局长亲自过来,我实在没想到。”

“听如海信誓旦旦的说有个大案子,我正好睡不着,跑来瞧瞧。”

听着你一句他一句的,徐应水心里咯噔一下,这尼玛不是罗修叫来抓田二苗的啊。

“这个就是你说的负责人?”刘一鸣指着徐应水问道。

“起先我以为他是主要负责人,现在看来只是一个跑腿的。”田二苗说道:“刘局长,既然你来了,我带你去看看好东西去。”

“好啊。”刘一鸣带一队人,然后留下几个,吩咐他们,“看好了这人,同时,叫他带你们到他办公地点查一查。”

“是。”

“二苗,这里真的会有你说的那个?”丁如海眼睛贼亮贼亮的。

“去了你就知道了。”

田二苗把他们带到了厂后面,突然听到“哎哟”一声,田二苗看了看院墙,也没在意,毕竟里面有警察在,相信不会跑了人。

“就是那里。”田二苗指着前方,刘一鸣带来的警察一拥而上,田二苗赶紧说:“小心。”

结果,还是有个人踩到了大锅盖放置的“炸弹”。

“我靠,这么臭,谁在这里拉的屎……”

“连屎都有,会是地道入口?”丁如海说出了疑惑。

田二苗也不解释,找了根木棍,在地上戳弄了几下,露出一块金属板。

“好!”刘一鸣握了握拳头,大家注意了,别让一个人跑了。

警察开始行动了,刘一鸣问田二苗:“田二苗,下面到底是什么?”

“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实在的田二苗也不清楚是什么,他从林大和徐应水口中都听到了流水线三个字,想来不是什么好东西,其实,他也是在赌。

当然,他有七八分把握里面的东西是刘一鸣乐意见到的,因为,他似乎从空气中的刺鼻味大致嗅出了什么。

厂内。

赵晴和田苗苗好不容易翻了进去,两人都很兴奋,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啊,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猫着身子进入一间厂房。

“别出声,否则一枪打死你们。”

徐应水拿着枪站在两人身后。

两个女孩子回头看到黑洞洞的枪口,都是吓了一跳。

“田二苗的妹妹田苗苗……”徐应水调查过田二苗,自然看到过田苗苗的照片,他临时有了一番打算,指了指前方,道:“按我说的,走,否则打死你们,还有,出声的话,我同样打死你们。”

“去看看。”赵晴给田苗苗使了个眼色。

;

...

宁都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沧州市人民医院
昆明治白癜风的医院
廊坊妇科医院
广州专业治白癫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